相关文章

引进脂肪税有助于降低澳洲人肥胖比例吗?

引进脂肪税有助于降低澳洲人肥胖比例吗?

在引进健康税不到一年之时,丹麦政府便废除了该税制。

从黄油、牛奶到披萨、油品、肉类以及预煮食品,商品中所含的饱和脂肪的价格为每公斤16克朗。根据AFP的一份报告,随着健康税的引进,每250克装的黄油价格上涨了2.20克朗(0.37美元,0.29欧元),达到了18克朗。

尽管如此,根据丹麦卫生当局的调查,该税制并没有起到实质性的作用。健康税造成了工作的流失,并面临着难以定价的问题。而一些报告则显示,一些丹麦人把这些限制放在了一边,转而到国外享受美食。

据了解,目前澳洲尚未引进脂肪税,然而关于今年引进相关税制的可能性的讨论却已经开展了一段时间。

毕竟,澳洲的人口肥胖率与丹麦相比并没有太大的差距。

根据澳洲健康及福利研究所的报告,36%的澳洲人超重,25%的澳洲人达到了肥胖水平,其中还包括四分之一的儿童。

然而,我们要像丹麦一样引进一项与脂肪有关的税制吗?也许会,澳大利亚肥胖策略联盟(OPC)的执行经理马丁(Jane Martin)如是说。

OPC今天公布了他们针对澳洲食品营销的自我监管体系的详细调查结果。

根据他们的调查,澳洲的广告监管机构并没有在保护儿童远离垃圾食品广告方面起到足够的作用。

然而马丁在接受news.com.au采访时则表示,应对我们的肥胖危机的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双管齐下。

“定价可以在阻止人们选购高脂食品方面起到一定作用,但是烟草的控制过程告诉我们,税收与社会营销的相结合才是最有效的方法,”她说。

“这种双管齐下的方法应该是最有效的,同时可以惠及那些已经将工资中的大部分用于购买食品的低收入家庭,”她说。